您的位置: 河南信息网 > 星座

全能武神 第六十二章 狂狮之殇

发布时间:2019-09-24 18:38:16

全能武神 第六十二章 狂狮之殇

“这是什么东西?”

众先天境高手就是一愣,但瞬间,脸色就大变起来。

只见紫色巨掌中的黑色细丝,轻易的刺穿了迎面而来的毒掌,毒掌瞬间由黑转紫,与紫雾融合在一起。

而那些黑色细丝,余势不减的穿过毒掌,朝着毒掌之后的薛衣人射去。

“什么?”薛衣人眼见自己的毒掌竟然被同化,脱离自己的控制,大惊之下,又看到密密麻麻的黑色细丝朝自己射了过来,心中一阵发麻。

电光火石间身形暴涨三分,速度快的残影出现,就要朝右边闪去!

“嘶!”“嘶!”“嘶!”

连续几声响起,尽管薛衣人的速度奇快,还是有几根黑色细丝射中了他的左肩。

“啊……”

一声惨叫响起!

在众人目瞪口呆的目光中,身在空中的薛衣人从左肩开始腐烂,然后开始蔓延至全身,一刹那之后整个人都腐烂了,化成一滩黑水。

“哗!”

黑水落地的声音,与之前被他用来抵挡自己的毒气之球的弟子,化为血水时的声音一模一样。

薛衣人,死!

堂堂晴雨楼炼丹境下第一用毒高手,最后死在了楚晨的毒技之下!

那紫雾中融合了楚晨在天风山脉找到的八十多种剧毒熔炼而成,那些黑色细丝名为化骨神针,沾之即死,威力无穷!

果然,上古第一暗器宗门唐门的绝世暗器,子母追魂夺命胆,在楚晨手中第一次现世,便战果斐然。

与此同时,贝惊澜眼见薛衣人如此轻易就被楚晨绝杀,心中大震,竟然生出了一丝绝望,招式顿时凌乱起来。

“好机会!”夏振西眼见于此,抓住机会,电光火石间使出夏家秘传狂狮掌,两道巨大的掌印如狂狮怒吼,朝贝惊澜碾压过去。

“噗!”

贝惊澜战意全无之下被一掌印上胸口,鲜血狂喷,倒飞而出,狠狠的砸在镖局的大门之上!

“爹!”

贝若海大惊,眼见自己视若神明的父亲被一掌拍出,鲜血狂喷眼见是不活了,身法闪动间来到大门之处,夺门而出。

眼见局势倾颓,他竟然不管自己父亲的死活,独自逃跑了!

众人还未从一连串的震惊中缓过神来,就看到这一幕,顿时对贝若海充满了鄙视,连贝家弟子和晴雨楼的弟子们都不屑的看着他的背影。

楚晨一愣,转瞬之间还是一道弹指神通射出,在众人都毫无察觉之下越过高墙。

“若海!!”贝惊澜还有一口气在,眼见自己的儿子抛下自己独自逃生,气的又是一口鲜血“哇”的狂喷而出,大叫一声,气绝身亡!

堂堂雷灵城贝家家主,因为宠溺自己的独子,发动全族之力想要毁灭大一镖局,甚至不惜引狼入室,联合晴雨楼共享雷府的秘密,没想到被楚晨半路杀出,功败垂成,最后更是被自己的儿子活活气死。

如此死法,贝惊澜大概是史上死的最凄凉的先天境后期高手了!

短短一瞬之间,两大先天境后期强者双双死亡,贝家与晴雨楼剩下的弟子们心神如惊涛拍岸,久久不能停息。

“堂堂先天境后期的高手,就这么死了?”

“薛衣人那么恐怖的毒技,被这少年的两颗铁球就瞬间灭杀了,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他到底是谁?我们这一次,到底惹上了一个什么样的人啊?”

“我们该怎么办?”

楚晨的淡然飘逸,和他瞬间击杀薛衣人的诡异武技,形成一种风暴般的冲击力,让他们心神被摄,几乎无法回过神来。

待到贝惊澜被杀,他们的震惊反而不如何强烈了,因为他们已经明白,失败,早已不可避免!

只是主事之人都已经死亡,贝若海也逃之夭夭

“哈哈,楚公子威武!”

“楚公子好样的,让你们这些人再敢嚣张,有楚公子在,你们注定大败而归!”

“哈哈,楚公子真是太帅了,以后你就是我的偶像了!”

大一镖局一方,仅剩的一百多名弟子眼见楚晨和夏振西双双击杀对方两大高手,群情激奋,气势再度高昂起来,纷纷为楚晨喝彩起来。

毕竟,贝惊澜的死多少有些戏剧性,反而没有楚晨击杀薛衣人的视觉冲击力更大!

“没想到楚公子还擅长毒技,莫非他真是一个炼丹师不成?”夏振西兄弟二人对视一眼,心里不自觉的浮现出这个想法,“此次结交楚公子,实乃生平幸事!”

“他如此天纵奇才,我要想配得上他,必须得更加努力才行!”没有人知道,此时此刻,倔强的夏琼英心里坚定了一个想法,而这个想法,也将陪她度过一生!

至此,局势已定!

“楚公子,果然英雄出少年,老夫佩服!”夏振东眼见这一幕,知道此次大一镖局的危局已解,顿时放下心来。

他缓缓站起身,向楚晨躬身一拜。

身后的大一镖局众人诧异的看向他,在他们的记忆之中,狂狮夏振东,从未如此郑重的行过如此大礼!

楚晨却淡淡一笑

全能武神  第六十二章 狂狮之殇

,迎风而立,坦然受了这一礼,心中却闪过一丝悲凉。

他知道,眼前这个即将逝去的豪迈老人,在用这种方式对他的相助表示感谢。

除此之外,他已经没有能力再去酬谢楚晨了。

“哈哈!”夏振东一拜过后,突然放声大笑,豪迈的声音依旧轰传九霄,响彻整个雷灵城。

“能在此时,认识一位天资绝世的少年英才,老夫不枉此生!”

“只是可惜,我看不到你纵横天下的那一天了!”

他看着楚晨,眼中闪过一丝惋惜,突然笑声骤停,溘然长逝!

先前使用的秘法作用已经结束,他一直凭着绝强的毅力看着楚晨力挽狂澜,直到此刻危局已解,终于坚持不住,就此长眠。

丝丝白色的灵气突然出现,流转于他的身周,“嘭”的一声,化为无数的灵光,随风消散!

“爹爹!”

“大哥!”

“家主!”

夏琼英一声悲鸣,无尽的悲伤从心底涌出,看着华光飘散的夏振东,泪水爬满了脸庞,只是她眼中的坚毅之色,越来越浓。

聪明如她,想必已经看出了自己父亲一直在强撑着最后一口气,只是一直没有点破罢了。

而夏振西等一百多名弟子,更是一个个像小孩子一样,放声大哭,悲鸣不已。

“前辈!”楚晨眼底闪过一丝黯然,轻轻叹了一口气。

这个豪迈的老人,虽然与他接触不多,但楚晨觉得能有如此豪情、能让大一镖局所有人都发自内心尊敬之人,定然也是个慷慨悲歌之士。

“前辈,楚某以一首侠客行,为您送行!”

缓缓转身,楚晨手中出现一把长剑,看着那些想要趁机逃跑的贝家和晴雨楼弟子,长剑哀鸣,仿佛感受到了楚晨此刻心中的哀伤之意。

楚晨如今实力不够,还无法承受晴雨楼的怒火,所以今日在场的这些人,一个都不能走!

“兄弟们,既然跑不掉,我们跟他拼了!”晴雨楼的杀手之中,有一个年纪较大的杀手,眼见被楚晨发现,索性招呼人马朝楚晨杀来。

“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第一句出,凌波微步身法展开,手中长剑剑出如流星,锋锐之气乱舞,十数个身影无声倒下,但更激发了这些亡命之徒的疯狂,将楚晨团团围住,又一次杀了过来。

“闲过信陵饮,脱剑膝前横。将炙啖朱亥,持觞劝侯嬴。”

“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眼花耳热后,意气素霓生。”

第二句出,楚晨身法更快,手中长剑更快,流星变成了剑芒,无数的剑芒发出刺破空气之音,又是数十个身影瞬间倒下。

只剩下数十个侥幸逃脱的弟子,如见鬼神般的看着杀气萦绕的楚晨。

“救赵挥金槌,邯郸先震惊。千秋二壮士,煊赫大梁城。”

“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谁能书阁下,白首太玄经。”

最后一句出,只见楚晨缓缓收剑,背对那些杀手而立,而身后的那数十个身影,瞳孔陡然放大,带着不可置信的眼神,缓缓倒地。

无影无形,侠客行剑法的最高境界!

“前辈,一路走好!”

楚晨以所有杀手之魂,祭奠“狂狮”夏振东的英灵!

“多谢楚公子出手相救!”夏琼英收住悲伤,走到楚晨面前,盈盈一拜,此刻的她,分外柔弱。

但楚晨分明从她的眼神中看到了不同,经过这一次打击,她已经不再是那个泼辣野性的少女,而是已经长大了的大一镖局少主!

从此之后,她要肩负起振兴镖局的重任!

“夏小姐,节哀顺变,如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尽管开口。”楚晨有些不忍心的看着眼前的娇弱少女,成长的代价对她来说,似乎太残忍了一些。

“多谢楚公子,等我安排好各项事宜,再专程向公子道谢!”夏琼英感激的看着他,缓缓摇头,“二叔,麻烦你带楚公子去安排房间休息。”

“好!”夏振西也强自收摄心神,指引楚晨离开。

这种情况之下,楚晨也不好提出就要离开此地,只好跟着夏振西前往后院。

却没想到,这一停留,就是半个月!

吉安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四平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株洲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北京华博医院在哪个区
南充现代妇产医院住院部电话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