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河南信息网 > 体育

武神 第一百五十九章 吞服神药

发布时间:2019-09-26 02:24:03

武神 第一百五十九章 吞服神药

贺一鸣膛目结舌的看着一脸认真表情的宝猪。他的心中掀起了万丈波涛。

就在这一刻,他想起了神道中所流传的那句话。

神道之下,皆为蝼蚁……

在神道的眼中,只要不侵犯他们的切身利益,那么死去的生命就算再多,也与他们并无任何关系。

正如普通的人类不会因为蝼蚁的死亡而伤心,神道强者也不可能因为普通人的死亡而感到愤怒。在不知不觉中,这似乎已经成为了那些起码生存了数百年以上的神道老怪物们的行事准则。

贺一鸣深深的打了一个寒噤,他心中忍不住想着,如果今日看到这一幕的,是敖闵行或者是刘穆,他们又会有何感觉?

或许,他们会对此视若无睹的吧。

只要死的的人不是五行门下,不是天池一脉,他们就绝对不可能因此去对付那头拥有伪神境修为的西方神龙萨摩德。

虽然贺一鸣非常不愿意承认这一点,但是他的理智告诉他,这才是神道强者们最有可能的反应。只要不招惹到他们的头上,这些神道强者们就不会为普通人出头,哪怕死的人再多,亦是如此。

当然,如果这里是两大山门禁地。只怕西方神龙萨摩德也不可能前来挑衅和杀人泄愤了。毕竟,在西方还有着龙谷的存在,萨摩德肯定也不愿意招惹到同等阶的强者报复。

沉默了许久,贺一鸣心中愈发的烦躁了起来,他抬头仰望,洞穴上空一片黑暗,就像是能够吞噬一切的黑洞似的,令人心中莫名的升起了一丝寒意。

“宝猪。”贺一鸣喃喃的说着:“我,还不想成为那样的人。”

宝猪莫名其妙的看着他,但却悲哀的发现,自己这一次并没有能够听懂他在说些什么。

将宝猪放到了白马雷电的身上,贺一鸣脸色凝重的道:“我要闭关修炼,你们为我护法吧。”

白马雷电轻轻的嘶鸣了一声,托着宝猪走出了洞穴。

百零八转身,似乎是犹豫了那么一下,突然道:“你的选择是对的。”

贺一鸣微怔,他正待开口,百零八却已经是如风般的走了出去。脸上缓缓的露出了一丝奇异之色。百零八似乎有些不同了,虽然贺一鸣并不知道他是否恢复了记忆,但毫无疑问的是,他正在朝着好的方向,或者是贺一鸣希望的方向转变。

许久之后,贺一鸣终于收敛了心神,他慢慢的坐了下来。

这个洞穴虽然多年未曾有人进入,但却非常干燥,对于长久居住的人来说,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伸手微微的晃动了一下。贺一鸣已经拿出了一个玉瓶,在这个瓶子中,盛放着一滴近乎于粘稠的液体。

当贺一鸣将其打开,并且凝视的那一刻,他的心脏跳动顿时加快了那么几分。

没有任何的气味散发出来,哪怕贺一鸣拼命的吸气,却也无法嗅到那么一点儿的异常气味。他的心中突兀的涌起了一丝隐隐的不安,宝猪曾经说过,在水晶宫的内宫之内,曾经嗅到过神药仙液的独特气味,或许在那水晶宫内,还有着敖闵行等人根本就不知道的神药仙液存在。

不过,在没有将那些东西搞到手之前,贺一鸣始终是心中难安。

手中的这一滴神药仙液,已经是他手中唯一的筹码,若是服用之后,领悟力量失败,那么他依旧是无法能够掌控领域力量,而且会将这难得可贵的神药浪费掉。

牙关一咬,贺一鸣怒哼一声,如果这一次服用灵药之后依旧是无法成功掌控领域。那么他就再等三月

武神  第一百五十九章    吞服神药

,重新进入水晶宫内让宝猪将剩余的神药仙液都取出来。

如果里面有神药,自然是皆大欢喜,他可以直接在水晶宫的外宫内进行修炼。哪怕是没有神药,他也可以死了这条心,同样在水晶宫外宫收心苦修。

反正水晶宫三个月开启一次,哪怕自己赶一个来回,也绝对不会延误半年多之后的与艾德文那一战。

沉思良久,他心意已决,终于是仰首,将瓶中的那一滴液体缓缓的倒入了嘴巴中。

在这一刻他已经想的非常清楚,如果自己不能够将炽热领域完全掌握,那么在半年多之后与艾德文的一战同样不容乐观。

虽说艾德文的神器领域肯定不如萨摩德的如此强大可怖,但只要是能够真正的将领域力量彻底掌控,那么贺一鸣想要取胜的难度就是大的不可想象。

所以在这一次决战到来之前,他无论如何都要完成对于领域力量的彻底掌控。

液体进入了口中,出乎了贺一鸣意料的,竟然没有任何的味道,就像是喝入了一口水,不过这一口水远比正常的水要沉重的多。

他的舌头上竟然有着那么一种沉甸甸的感觉,这真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要知道,他所服用的可是仅有一滴的分量。

如果不是口感告诉他一切正常,贺一鸣还以为自己喝下去的不是液体,而是一颗水滴形状的玄铁呢。

对于吞服神药仙液的方法,贺一鸣早就知晓。在多本古籍中都有过记载,这东西虽然是直接倒入口中,但却不能直接下咽,而是要用大量的清水与之中和,如此方能真正的吞进腹中。

贺一鸣取出了一只早就准备妥当的水壶。轻轻的揭开了盖子,尽可能的灌了一大口清水。

这些清水来到了嘴中,顿时与神药仙液接触了起来。

哪怕是无法亲眼所见,但以贺一鸣的意念能力,却是清楚的可以感知到口腔中的一切变化。

神药仙液一碰到清水,顿时消散开来,并且在短短的一息之间消融干净。

贺一鸣的心中啧啧称奇,古籍上的记载果然没有任何的虚假。神药仙液这东西只能保存在玉瓶之内,若是不小心与其它液体中和,那么这份天然的神药就报废了。

当嘴中的神药仙液溶解完毕之后,贺一鸣这才缓缓的将那一口水慢慢的吞入了肚腹之中。

这绝对不是一个好差使,虽然经过了溶解,但嘴巴中的水明显太少了,所以溶解之后的水分依旧是相当的沉重。

如果说刚才的感觉像是嘴巴里含着一块小小的玄铁,那么此刻就像是活生生的吞进去一根短短的木头。这也是贺一鸣对于这件天生灵药最为诟病的地方,若是将此药先行溶解于水中,那么就会丧失部分药性,使得最终效果大打折扣。

这样的天材地宝,若是不能够发挥出百分之百的功效,那么任何服用者都会被人生生骂死。

不过,艰涩的耸动着喉咙,贺一鸣心中嘀咕不已,若不是为了追求更加强大的武道修为。只怕还真没有几个人能够有毅力和胆量将这东西吞进去。

腹中一片平静,依旧是没有出现想象中的翻江倒海等异样,就像是刚才他吞进去了一碗饭似的,竟然让他有着一种吃饱了的感觉。

贺一鸣的眉头暗皱,古籍中虽然记载了很多东西,但却并没有记录服用之后的感觉。只是,打死贺一鸣也不相信,这东西会没有任何作用。

他可是亲眼看到敖博锐的蜕变和那根可怕的神树主根。单凭这两样东西,就知道此物的神效绝对不是一星半点。

考虑了片刻,贺一鸣终于是放开了心怀,慢慢的将心思沉静了下去。

既然已经将东西吞服了进去。那么一切就随缘吧。

他闭目养神,再也没有去关注时间的流逝和身体上的情况,反正他相信,神药仙液绝对不是毒药,毒不死人。

也不知道熬了多久,就在贺一鸣的心境绝对的沉静下来之时,一股温热的感觉从肚皮中慢慢的涌现了出来。

如果一开始就出现这样的情况,贺一鸣自然会欣喜若狂,并且尝试加以引导。

但是在苦等了那么长时间内之后,贺一鸣已经彻底的不加理会了。

丹田中的热气并不是狂涌而至,而是如同抽丝一般的,一点点的出现,并且融入了贺一鸣的身体之中。

这就像是温水煮青蛙一般,并不能引起人太大的感觉和反应。

只是,那一丝丝若有若无的热气进入了身体之后,慢慢的蔓延至全身,让人的思想愈发的放松,那种暇意的感觉,似乎随时都可以让人进入沉睡,并且是深度睡眠之中。

贺一鸣已经闭上了的眼睛艰涩的抬了一下,他想要睁开双目看看周围的景色有没有改变。

因为此时,在他的脑海中突兀的出现了一个诡异的画面。

他并不是在荒岛上的洞穴中修炼武道,而是在一个奇异的,他从未来到过的黑暗空间之内。

在这个地方,他的周围是空荡荡的一片漆黑,似乎除了他之外,就再也没有了任何东西。

莫名的,贺一鸣那坚强的心中竟然涌起了一丝罕见的心悸,他有着一种迫切的想要离开这里的念头。

于是,他想要睁开紧闭着的双目。

但是,他突兀的发现,他的双眼似乎是越来越沉,就像是上面安放了千金之重的东西似的,别说是完全睁开双目,哪怕是露出一丝小小的缝隙也做不到。

贺一鸣的心中涌起了一丝明悟,神药仙液的药效已经开始挥发出来了。但他却并未想到,原来当这个神药开始生效之时。竟然连身体的控制权也不在自己的手上了。

北京希玛林顺潮眼科医院的具体位置
北京希玛林顺潮眼科医院能刷医保吗
北京希玛林顺潮眼科医院路线图
北京希玛林顺潮眼科医院需多费用
北京希玛林顺潮眼科医院是正规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